24小时免费保湿热线400-628-9628

冰雪的神情

2017-01-06
提到青光眼,大家也许会很自然地想到:青光眼是常见于中老年人的,疾病累及视神经造成视力下降和视野缺损的一种疾病。其实,孩子也可能患青光眼的,而且他们不会表达自己的感觉,所以各位年轻的父母们更应该仔细观察,警惕这个光明的大敌——儿童青光眼。儿童青光眼中又以先天性青光眼为最常见。

到底什么是先天性青光眼呢?眼睛的前部充满了透明的液体——房水,房水源源不断地产生,又源源不断地排出,维持眼内恒定的压力。而先天性青光眼就是先天性房水流出通道发育不良,房水流出受阻而造成的。房水不能顺利排出的眼球就像一只气球,气体只进不出,气球越胀越大。先天性青光眼的眼球就像这只气球,会被房水胀得越来越大,当眼球内的视神经无法承受升高的眼压时,视神经被压伤,如不及时治疗,最终将导致失明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先天性青光眼还有一个别称“牛眼”,这形象地描述了先天性青光眼孩子的特征——眼睛出奇的大,而且越来越大。同时,因为眼内压力的不断升高,刺激眼球,会使孩子表现出畏光,无缘无故经常流泪,眼睑痉挛等。另外,孩子的角膜会因为过度增大和拉伸,使层间破裂,在黑眼珠上可看到一丝丝的细纹。年轻的父母们,你们的孩子如有上述的症状一定不可以掉以轻心。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先天性青光眼有三种类型:原发性婴幼儿型青光眼、青少年型青光眼、合并其他先天异常的青光眼。婴幼儿型青光眼最多见,它指发生在3岁之前的先天性青光眼,不伴其他部位的发育不良。而3岁以后至18岁的原发性青光眼则归青少年型青光眼。他们常常表现为视疲劳,在一段较短的时间内,近视度数急剧地加深,这是因为眼内压力过高,使眼轴增长加剧,导致近视度数加深的缘故。而合并其他先天异常的青光眼是指除了房水流出通道发育不良外,还伴有眼的其他结构或全身的其他器官发育异常。属于这一类疾病的有:Sturge-Weber综合征、Axenfeld-Rieger综合征、无虹膜症、Peter异常等等。它们除了青光眼的表现外,还可以出现其他异常,如脸上有一大块红色的血管瘤、虹膜变薄、无虹膜、黑眼珠混浊发白等等。这类疾病其遗传性更强,父母们若发现相关的症状应该及时带孩子到医院来检查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先天性青光眼是如何确诊呢?

因为婴幼儿配合检查的能力有限,故其临床表现对于诊断是非常重要的,另外,有几项客观检查也是必须的:一、眼压的测定:临床上通常给患儿口服水合氯醛,等他们熟睡后,由家长抱在怀中,由医师手执ICare或Tonopen眼压仪测量即可。测出眼内压高于21mmHg则表明其眼压升高。二、视乳头的观察:因为观察眼底视乳头可以了解视神经受损情况,故对视乳头的观察对疾病的确诊和预后的判断有很重要的意义。正常婴幼儿的C/D值极少大于0.3,若发现大于此值或双眼不对称差值超过0.2者,应怀疑有青光眼的可能。三、角膜检查:主要观察角膜是否混浊、有否Habb’s纹,角膜直径是否增大。四、视野检查及视神经扫描:这是视觉功能的和客观视神经损伤程度的检查,但婴幼儿多不能配合,故无法实施,但对年龄较大的发育性青光眼的孩子是必须检查的。对于儿童来说,由于眼压测量受到的干扰因素较多,所以角膜改变和眼底C/D比的增大对诊断的意义更大。

先天性青光眼一经确诊后应该如何治疗呢?应该及早进行手术治疗。手术治疗的原理就是把发育不良的房水引流通道重新疏通(常用的手术方式为外路小梁切开术),或者重新建立一条房水引流通道来满足引流房水的需要(常用的手术方式有小梁切除术、青光眼减压阀植入术、青光眼引流钉植入术等),从而达到降眼压的目的。因为小儿长期用药会对全身造成一系列的不良影响。药物的治疗仅限于术前的临时降压,术后眼压控制不满意或不宜手术的患儿等,不能长期依靠药物来控制眼压。
先天性青光眼的治疗效果主要取决于治疗的早晚。由于青光眼患者视神经一旦受损,其损伤是不可逆的,因此早期诊治非常重要。而且婴幼儿的组织恢复再生能力强,只要治疗及时,他们受损的视神经甚至可以有一定程度的恢复。
如果已经生了一个先天性青光眼的孩子,再生一个患病的机会有多少呢?如果是属于原发性婴幼儿型青光眼,据国外报道,第二胎的发病率与第一胎的性别有关,第一胎为男孩,第二胎发病机会为3%,若为女孩,则第二胎发病机会几乎为零。但如果是属于合并其他先天异常的青光眼,则第二胎的发病率将大大增加。

各位年轻的父母们,当孩子不懂得表达时,你们就是他们的保护神,细心地观察他们吧,若有什么蛛丝马迹立即找医生求助,让我们一起给孩子一双明亮的眼睛。


郭文毅 介 绍

郭文毅,男,主任医师,第九人民医院眼科副主任,医学博士,博士生导师。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眼科视觉科学研究所副所长。中华医学会眼科分会青光眼学组委员,中华医学会临床流行病分会循证医学学组委员,上海市眼科学会青光眼学组副组长。中国医师协会询证眼科学组委员。中国医师协会眼科分会青光眼学组委员,上海市医师协会眼科分会委员。澳大利亚西澳大学Lions眼科研究所访问学者和美国Johns Hopkins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访问教授。

从事眼科临床及科研工作30年,曾在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眼科工作25年,对各类眼科疾病有丰富的临床经验,尤其在各类原发性青光眼、继发性青光眼、先天性青光眼及外伤性低眼压的诊治方面造诣颇深,擅长各类青光眼的手术及激光治疗,掌握各种先进诊断及治疗技术。对白内障、眼外伤及其它各类眼科疾病也有丰富的临床经验。


点击阅读下一篇文章:

让我们荡起双桨

红尘

渴望